点击关闭

政策企业-未来依靠外贸支撑我国经济和就业增长的难度在加大-系统资讯

  • 时间:

一箭三星成功发射

更大力度扶持創業創新活動。繼續深化「放管服」改革,降低市場准入門檻和制度性交易成本,健全差異化的創業扶持政策。提高創業扶持政策精準性,更多面向高技術中小微企業和現代服務初創企業,增強就業帶動能力和高質量就業崗位創造能力。統籌各部門形成支持創新創業的政策合力,着力構建與創新驅動相適應的金融支持體系,用好國家新興產業創業投資引導基金,鼓勵互聯網金融創新,推進創業孵化示範基地建設。

技術創新與科技革命快速發展。目前,以互聯網為核心的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蓄勢待發,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等新技術日新月異,正在深刻影響我國產業和就業結構的變化。儘管科技革命會使傳統行業的工作崗位面臨巨大衝擊,但是新技術的應用又會創造和帶動大量新的就業領域和就業形態。經合組織基於其成員國200年的數據研究表明,短期內科技進步會對就業產生一定的負面影響,但這種影響相對於其巨大的創造效應可以忽略不計。在我國,隨着移動互聯網的普及和創新,以網上購物、共享單車、同城跑腿平台等為代表的新型創業就業蓬勃發展起來。網絡創業開拓了就業的新領域,極大地發揮了創業帶動就業的效應,為我國在經濟轉型過程中解決了許多新增勞動力的就業需求。

精準施策做好重點群體就業工作。繼續實施好就業創業促進計劃和基層成長計劃,促進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加強勞務輸出地和輸入地的管理服務協調配合,做好農民工就業服務銜接,以勞務經濟帶動農民工就業。持續穩妥推進「去產能」職工轉崗安置工作,對就業困難人員實行托底幫扶,健全就業援助長效機制,確保「零就業」家庭動態清零。針對非計劃內安置的退伍軍人,創立就業培養基金工程,完善實操培訓對接就業鏈條,改善退伍軍人就業生態環境。

就業創業政策紅利將不斷釋放。2019以來,中央和各級地方繼續密切協作,出台了一系列促進就業創業的積極舉措。在國家層面,首次專門成立了國務院就業工作領導小組,加強對就業工作的組織領導和統籌協調;制定出台了《職業技能提升行動方案(2019-2021年)》,加快建設知識型、技能型、創新型勞動者大軍;發佈了《關於支持打造特色載體推動中小企業創新創業升級工作的通知》,培育更多「專精特新」和「小巨人」企業。上述政策的逐步推行落實,將進一步釋放政策紅利,對就業創業將起到「助推劑」作用。

未來就業環境與影響因素分析就業是民生之本,更是社會的「穩定器」。面對我國經濟「穩中有變、變中有憂」的新局面,去年7月中央提出做好經濟工作的「六穩」要求中將「穩就業」放在首位,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也首次將就業優先政策置於宏觀政策層面,旨在強化各方面重視就業、支持就業的導向。在高層堅持實施就業優先戰略和積極就業政策的有利支撐下,我國就業形勢總體保持穩定。但也要注意到,外部環境變化造成的就業壓力有所上升,就業領域存在的一些區域性、結構性和體制性問題仍較突出,對未來「穩就業」工作帶來挑戰。

國內經濟存在下行壓力。2019年以來,我國經濟下行風險有所加大。一是外貿不確定因素導致國內經濟穩定運行和相關行業穩崗就業的壓力上升。新訂單量減少、開工率不足、利潤下滑等導致企業招聘計劃縮減甚至裁員現象開始出現。二是伴隨增值稅降稅帶來的短期利好消退,工業企業盈利再度顯現疲弱態勢。未來在終端需求走弱和工業品價格漲幅收窄的影響下,企業盈利將持續走弱,加大經濟放緩壓力。三是受銷售明顯回落、新開工面積增速下滑、到位資金下降等因素影響,房地產融資受到約束,未來房地產投資面臨進一步放緩可能,「穩增長」作用弱化。預計全年經濟增長速度將溫和回落,必將對就業造成不小的壓力。

世界經濟增長面臨放緩風險。從經濟周期來看,世界經濟已經在2018年觸及本輪增長周期的頂點,當前進入下行階段。從主要經濟體看,美國經濟增長動能減弱,去年1.5萬億美元減稅和政府支出增加帶來的刺激效果消退;歐元區經濟疲軟,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再次興起對經濟發展形成衝擊;日本一季度GDP環比增長0.5%,但企業設備投資環比下降0.3%,個人消費環比下降0.1%,疊加進口大幅下降,未來恐再次陷入衰退。新興經濟體中印度、巴西、俄羅斯等國經濟增長速度也出現回落。WTO、OECD、IMF和世界銀行四大經濟組織紛紛不斷下調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因此,未來依靠外貿支撐我國經濟和就業增長的難度在加大。

產業轉型與淘汰落後產能繼續深入推進。在未來較長一段時期內,我國都要面臨產業轉型升級與淘汰落後產能問題。伴隨我國產業結構轉型,傳統的製造業、工業部門將逐漸衰落,取而代之的是新興的生產性和生活性服務業。雖然服務業的發展能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但服務業勞動生產率的提高慢于製造業,由此帶來的經濟增長率下降反過來會制約就業的增長。與此同時,在產業轉型升級中,落後產能的淘汰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替代產業的發展也不可能在短期內創造足夠的工作崗位吸納過剩的勞動力,進一步考慮到圍繞這些產業鏈服務的就業人員,實際需要轉崗就業的人數將會更多。因此,如果不能妥善解決好這些人員的就業安置問題,將可能誘發社會不穩定因素。

生育政策調整對勞動力供給影響有限。近幾年,我國適齡勞動年齡人口數量和比例均出現持續下降。數據表明,2012-2018年的七年間,我國15-59歲適齡勞動年齡人口累計減少了3006萬人。適齡勞動年齡人口的下降已經造成我國就業總人口增速的放緩,而作為要素投入的勞動力數量的減少將導致我國未來潛在經濟增長水平的下降,反過來制約就業的增長。雖然自2016年開始我國實施「全面兩孩」政策,但受婦女勞動參与率提高、生育觀念轉變和撫養孩子成本上升等影響,政策效果並沒有持續太久,僅在二孩政策實施的當年實現了出生人口的回升,之後的兩年出生人口數又開始回落,其中2018年出生人口僅1523萬人,同比大幅減少200萬人,出生率也創下1949年以來最低值。

今年以來,我國就業形勢總體保持穩定,但就業壓力有所上升,城鎮新增就業穩中略降。

綜合分析上述因素,預計2019年全年我國城鎮新增就業人數將穩中略降,大約在1350萬人左右,仍能超額完成全年新增就業1100萬人以上的目標任務;失業率呈現小幅波動,調查失業率在5%上下,能夠實現全年預期5.5%以內的目標;適齡勞動年齡人口比例繼續下降至64.6%左右,勞動力市場保持寬鬆狀態,求人倍率維持在1.2以上。而受累于產能過剩化解、環保督查趨嚴、體制機制障礙等因素影響,部分地區和人群仍將面臨較為突出的失業問題。

引導產業轉型與就業提升協同發展。在產業轉型過程中堅持就業優先戰略,找到產業升級與保障就業的均衡點,合理調整產業布局和經濟結構。着力構建結構優化、技術先進、清潔安全、附加值高、吸納就業能力強的現代產業體系,將推動服務業大發展作為充分就業的戰略重點。通過延伸產業鏈條、優化生產方式和管理模式,創造更多技術管理和服務就業機會。加快推動產業從中低端向中高端邁進,為各類人才創造更多高質量就業崗位。

展望下半年,世界經濟增長面臨放緩風險,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淘汰落後產能仍將持續,生育政策調整對勞動力供給影響有限,科技創新水平繼續提升,就業創業政策紅利將進一步釋放。需從加大企業穩崗支持力度、引導產業轉型與就業提升協同發展、更大力度扶持創業創新、進一步強化職業技能培訓、精準幫扶重點群體等五方面着手,推動實現更高質量和更充分就業。

進一步強化職業技能培訓。深化職業教育體制機制改革,擴大職業教育規模,加快完善勞動者終身職業技能培訓制度。建立技能培訓與產業需求變化聯動預警機制、培訓課程動態調整機制、資金投入與培訓效果評估挂鉤機制,加快培養適應市場用工變化的技能型勞動者隊伍。積極引導和支持企業充分利用好失業保險結餘統籌基金,開展職工技能提升和轉崗培訓,培養更多符合產業發展需求的實用人才。加強對典型創新創業活動的宣傳引導,培育創新文化。

展望下半年,世界經濟增長面臨放緩風險,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產業轉型與淘汰落後產能持續推進,生育政策調整對勞動力供給影響有限,科技革命仍將保持快速發展,就業創業政策不斷得到深化落實,這些因素都將深刻影響未來我國的就業形勢。

加大企業穩崗支持力度。綜合運用財政、稅收等多種政策手段,鼓勵受影響企業慎裁員、少裁員。支持企業通過與職工集體協商,採取協商薪酬、內部轉崗、在崗培訓、勞務輸出等措施穩定就業。進一步完善落實降低製造業增值稅稅率和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繳費比例等優惠政策,繼續加大減稅降費力度,同時發揮政府融資擔保機構的作用,鼓勵為符合條件的小微企業提供小額貸款擔保支持,提高融資的可獲得性,搞活企業從而穩定就業。

精準施策穩就業為了積極應對內外部環境變化,做好「穩就業」工作,實現更高質量、更充分的就業,必須加大企業穩崗支持力度,引導產業轉型與就業提升協同發展,更大力度扶持創業創新活動,進一步強化職業技能培訓,精準施策做好重點群體就業工作。

今日关键词:C罗未登场惹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