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跟观众的互动才是我们跟传统演员最不一样的地方-苍梧新闻
点击关闭

游戏演员-其实跟观众的互动才是我们跟传统演员最不一样的地方-苍梧新闻

  • 时间:

诺贝尔文学奖公布

《惡人谷》和《金琳城》是戲精學院最新推出的兩款江湖主題戲劇遊戲,也被稱為「演劇」。所謂演劇,就是讓觀眾擁有角色,參演並推動劇情發展。參与其中的5到10人不僅要換上全套戲服,還要與多個真實的戲中人物搭戲互動,如同穿越一般。

電影中的「好夢一日游」充滿了荒誕色彩,類似的體驗在今天卻成了一種真實存在的線下娛樂業態。

《甲方乙方》走入真實世界

初昕曾是一名脫口秀演員,去年8月加入戲精學院,扮演《金琳城》中的知府一角。「很多人以為我們就是在裏面說幾句台詞,拍幾下驚堂木,其實跟觀眾的互動才是我們跟傳統演員最不一樣的地方。」初昕說,在這裏演戲是一種職業,更意味着專業。

他們不是在看劇,而是成為劇中人,在《惡人谷》的世界中做了一場江湖夢。

這種體驗讓楊欣想到了馮小剛的《甲方乙方》。這部自王朔小說改編的電影講述了4個自由職業者開辦「好夢一日游」業務的故事。他們幫賣瓜的板兒爺扮成巴頓將軍,讓胖廚師體驗義士遭受的嚴刑拷打……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脫下漢服走齣劇中場景的那一刻,楊欣仍沉浸在剛剛宇文奈何和紅娘的感情糾葛中,同行的朋友甚至還沒止住眼淚。

升級進化的線下實景娛樂演劇雖然仍是小眾的娛樂項目,但它推崇的「戲精」特質恰與當代年輕人表達自我、展現自我的娛樂精神相契合。

以「造夢」為業的年輕人「算上演員,我們這個團隊大概有100人左右。」劉喆說,戲精學院的團隊來自各行各業,電工出身的人做遊戲機關設計師很有優勢;演員和播音主持專業大學生在這裏做遊戲中的真人NPC(非玩家角色)。

從注重機關道具到注重推理內容,從注重益智解謎到注重感性體驗,線下娛樂的形式正在不斷升級進化。游娛聯盟、萬娛引力、TFS,僅在東四環到東五環之間,就有多家供普通消費者與演員飆戲的「影視基地」。TFS超級密室的《風聲》、游娛聯盟的《摸金校尉》、夢徑超級密室的《龍門客棧》,新主題層出不窮,吸引越來越多追求新鮮、熱衷體驗的年輕消費者。

2012年,劉喆大學畢業,做了兩年企業文員后,辭職正式進入線下遊戲行業。「我父親的觀念比較傳統,當然希望我在大企業工作,但真正喜歡的東西只有自己知道。」那時,密室逃脫興起,劉喆成了密室的「出題人」。經過幾年行業積累,他又跳脫出密室以解謎為主的遊戲形式,以劇本創作人的身份進入戲精學院,嘗試設計新的沉浸式戲劇遊戲。

在通惠河畔的INX戲精學院,有一群「造夢者」。他們用沉浸式的互動劇場,帶人體驗另一種人生,自己也在這種新職業中實現價值。

「劇本的策劃搭好了一個大框架,能不能做到血肉豐滿,關鍵要看演員的表演。」有趣的是,這裏的演員也與傳統演員不同,他們不僅要演出鮮活的角色,帶領觀眾入戲,還要在互動中隨機應變,不能打磕巴。

「我們終究要回到現實。」科幻電影《頭號玩家》里的台詞讓劉喆感同身受。這也是他執着于線下遊戲,沒有從事薪資更優渥、發展更成熟的電子遊戲行業的重要原因。今年「十一」,戲精學院與內聯升前門店的合作主題即將開放,與老字號的攜手也許將讓更多人了解這一新業態。(記者 陳雪檸)

「觀眾不需要任何表演功底,通過簡單的人物介紹,與演員互動,就能了解劇情、推動劇情發展。」劇本設計師劉喆介紹,這不僅僅是一場勝負遊戲,觀眾還要在其中探索人與人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當你越相信自己是那個角色,就越能體會到演劇的魅力。」

劉喆畢業於影視製作專業,接觸線下遊戲行業近10年。「最早是從桌游開始的。」劉喆回憶,2010年左右桌游在北京盛行。藉助打工機會,他了解了200多款桌游的機制,被這種面對面交流博弈的形式所吸引。

實景娛樂漸火催生「造夢」職業

新行業的萌發為越來越多年輕人提供了不受傳統束縛的職業新選擇。根據美團點評與21世紀經濟研究院、智聯招聘聯合撰寫的《2019年生活服務業新職業人群報告》,密室劇本設計師成為具有一定規模、相對獨立成熟的職業,其中有3成人選擇此工作是出於純粹的喜歡和熱愛。

數百平方米的空間內,實景搭建出府衙、鏢局、錢莊、鐵匠鋪,宛如真實的武俠世界。觀眾換上戲服,挑選門派,化身江湖俠客與專業演員互動飆戲——在兩個小時內,盡情沉浸在戲劇之夢中。

因此,當KTV的人均消費已經下降到數十元甚至更低時,密室逃脫、演劇場等線下實景娛樂的價格卻不斷突破天花板。對於硬核玩家來說,一年花費數千元「打卡」很常見。

今日关键词:无锡高架侧翻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