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的召开是为了统一北上建立川陕甘根据地战略方针-那曲新闻网
点击关闭

会议两河口-会议的召开是为了统一北上建立川陕甘根据地战略方针-那曲新闻网

  • 时间:

梁超何雯娜订婚

紅軍長征途中,中央召開過許多重要的會議,但有兩次會議非常重要,一次是確立並鞏固毛澤東在黨中央和紅軍實際主要領導地位的遵義會議;另外一次,就是確定紅一、四方面軍會師后戰略行動方針的「兩河口會議」。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董碧水 朱洪園 來源:中國青年報

黨史對此次會議是這樣描述的:1935年6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四川懋功北部的兩河口召開會議。會議的召開是為了統一北上建立川陝甘根據地戰略方針。會議正確分析了國內政治形勢,強調堅持北上和黨對紅軍的領導。會議否定了張國燾錯誤主張,明確提出北上建立陝甘革命根據地。會議通過了《關於一、四方面軍會合后戰略方針的決定》。

7月26日,四川阿壩州小金縣,紅軍長征兩河口會議紀念館,紅軍後人廖家英為記者講述爺爺廖忠文的故事。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見習記者 孔斯琪/攝

1935年6月,中央紅軍(會師后改稱紅一方面軍)突破敵軍的圍追堵截,翻越夾金山,在小金縣達維和紅四方面軍勝利會師。但會師前後,在四方面軍工作的張國燾對當時政治形勢的認識同中央存在分歧。中央認為兩個方面軍的會師為開創紅軍和革命發展新局面,創造了十分有利的條件,因此「總的方針應是佔領川陝甘三省,建立三省蘇維埃政權,目前應當先奪取松潘、平武,消滅胡宗南部」。張國燾則主張南下,向川康發展。

    

王學貴說,川西北多為雪山草地,人口少、糧食短缺、地理環境相對惡劣,受種種因素限制,建立根據地並不適合,因此尋找一個更鞏固、更廣大的根據地,也成為會議的核心。「兩河口會議確立的北上建立以甘南為中心的川陝甘蘇區根據地的戰略,為一、四方面軍共同北上,深入發展革命運動,指明了前進方面。因而,兩河口會議意義重大。」

本報四川小金縣7月31日電

1935年6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發出的《關於一、四方面軍會師后戰略方針的決定》,否定了張國燾的錯誤主張,指出:「在一、四方面軍會合后,我們的戰略方針是集中主力向北進攻,在運動戰中大量消滅敵人,首先取得甘肅南部,以創造川陝甘蘇區根據地,使中國蘇維埃運動放在更鞏固更廣大的基礎上,以爭取中國西北各省以至全中國的勝利。」

1936年6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又在兩河口召開常委會議。同日,中央軍委制定、下達了以「奪取甘南,赤化川陝甘」為目的的《松潘戰役計劃》,將一、四方面軍分編為左、中、右三路,分別北進。

兩河口:在這裏確定了紅軍北上戰略

小金縣黨史與地方志辦公室主任王學貴說,兩河口會議的中心議題就是決定紅一、四方面軍會師之後的戰略問題。

為統一戰略思想,中央政治局決定1935年6月26日在懋功以北的兩河口舉行會議。會議地點選在了兩河口的關帝廟,出席會議的政治局委員和候補委員有: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張聞天、張國燾、王稼祥、博古、劉少奇、凱豐、鄧發,以及劉伯承、彭德懷、聶榮臻、林彪、林伯渠、李富春共16人。

兩河口鎮在四川省小金縣最北端,距縣城70多公里,因位於兩條河的交匯處而得名。兩河口地處交通要道,是小金通往馬爾康的必經之地。據傳,乾隆出兵金川時曾在此屯兵。當年紅軍兩大主力會師后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就在這裏的一座關帝廟裡召開,史稱「兩河口會議」。

今日关键词:财付通遭央行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