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玉生的弟弟突然出现在田玉生面前-三农新闻
点击关闭

志愿者广州-田玉生的弟弟突然出现在田玉生面前-三农新闻

  • 时间:

2020奥斯卡提名

14日中午12時,發佈尋親信息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李波、肖桂來

半個小時后,田玉生拿出自己流浪露宿的全部家當,跟弟弟細數這些物件的來源和故事,「這個是我的熱水壺,是好心人送給我的,當時他還給我100塊錢讓我吃飯呢。那是我的收音機,是我撿來的,我每天都會聽廣播……」對於剩下的一些日常用品,田玉生留給了平時和自己一塊兒露宿的流浪者。「我弟弟來接我了,我要回家去了,你也差不多該回家了。這些東西我都送給你吧。」

「你是誰,是不是認錯人了?」田玉生問道。「我是你弟弟,老四。」田玉生搖搖頭,表示不可能,他盯着弟弟看了很久,弟弟拿出手機翻出以前的照片給田玉生看,田玉生才確認是弟弟田玉全。

不到一小時,露宿者的家人來電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肖桂來 通訊員陳勤英

沒賺到錢 不好意思回家15日凌晨1時30分,熬夜陪伴田玉生的幾個志願者正在街頭和他寒暄。田玉生的弟弟突然出現在田玉生面前,一聲「哥」,讓本和志願者聊天的田玉生愣住了。

15日下午5時,全家團圓我要回家去了 你也差不多該回家了

意想不到的是,不到一個小時,田玉生的弟弟打來電話,「您好,請問您那邊是有人叫田玉生么?」在得到肯定回復后,對方告訴尚丙輝,他叫田玉全,是田玉生最小的弟弟,田玉生離家在外,20多年沒回家,家人一直都想找到他。田玉全表示,自己儘快去接哥哥回家,「哥哥回來,這個家才算是圓滿!」

在志願者的幫助下,田玉生、田玉全兄弟相認。

15日下午5時,田玉全給志願者發來田玉生回到家中和家人團聚的照片,「謝謝你們,如果沒有你們,這輩子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找到我哥,我代表我們全家謝謝你。」

14日凌晨1時,街頭相遇一次攀談決定幫他尋親8月14日凌晨1時許,寂靜的廣州街頭,志願者尚丙輝一遍一遍地和田玉生確認老家地址,「山東省大桑鎮」,在多番查找之後,尚丙輝無奈地告訴田玉生,「這個地址不對,您再想想。」不甘心的尚丙輝讓田玉生儘可能描述多一點其他信息,在一個多小時的交流后,確定地址為山東濱州惠民縣桑落墅鎮魏家村。田玉生告訴尚丙輝,小時候家裡條件很苦,當時掏不出3塊錢的學費,只能輟學。所以他一直想着要打工賺錢、出人頭地。當時去過天津,後來來到廣州,一開始打工,後來年紀大了身體也不是很好,就只能在廣州一帶流浪。「你要替我保守這個秘密,20多年我沒告訴過別人。」

田玉全坐在哥哥身邊,眼淚掉了下來,「你走了這二十幾年,怎麼也不回家呢?我們想找你,去哪裡找?你怎麼這麼狠心?」面對弟弟的關心,田玉生只能苦笑,「沒賺到錢我怎麼好意思回家?沒混出個樣子。」

下午5時,田玉全在朋友圈記錄自己的心情:太高興了,找到了失聯20多年的哥哥。17時30分,田玉全再發朋友圈,這次定位在濟南機場。

在這27年中,志願者參与的24小時成為關鍵的加速度。「這次尋親的過程非常順利,從街頭相遇到網上發佈尋親信息,再到聯繫到家人、家人趕來廣州,這個過程僅僅用了24小時多一點,可以說是我們經歷過的『最快尋親』了。」志願者尚丙輝說。

從廣州到濱州,1900多公里回家路

離鄉27載,流浪男24小時找到親人

27年前,滿懷雄心壯志的田玉生立志要出人頭地。他先去天津打工,後來去到廣州。很少人知道,這20多年來,他究竟經歷了什麼。27年後,廣州志願者和他的一次偶然遇見,幫助他順利回到家鄉。

15日凌晨1時30分,兄弟街頭相認

田玉生將目光轉向尚丙輝,「你太不夠義氣了,你怎麼能夠將我的事情告訴我弟弟呢?我混成這個樣子,怎麼好意思見我家人呢」。尚丙輝說:「大哥,家裡父親還在,你要回去孝敬他、你看你弟弟,聽到你在廣州,第一時間就過來接你,他們很關心你。趕緊和弟弟一起回家去吧!」田玉生若有所思。

從廣州到山東濱州,1900多公里,田玉生的回家路卻「走」了27年。

14日中午12時,尚丙輝在網絡尋人平台發佈一條尋親啟事,「試一試,說不定能幫這個流浪27年的大叔回家。」

今日关键词:热刺2-1迎新年首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