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祥林便去医院向杨素勋询问母亲器官捐献的相关情况-中国临海新闻网
点击关闭

李萍素勋-石祥林便去医院向杨素勋询问母亲器官捐献的相关情况-中国临海新闻网

  • 时间:

阳春桥面下沉一年

但就是這張登記表引起了石祥林的懷疑,石祥林告訴記者,這張「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登記表」上,「登記單位」和「編號」一欄都未填寫,「印章」處也是空白。於是石祥林向懷遠縣、蚌埠市兩級衛健委了解相關情況,均被告知沒有接到他母親的器官捐贈。

石祥林告訴記者,他一直在堅持這件事,就是希望還他母親一個公道,同時徹底清查這條販賣人體器官的地下產業鏈,避免更多的人受到同樣的傷害。雖然說他現在對事情的最終結果有顧慮,但仍然充滿希望。「如果說身上的錢花完了,事情還沒有結果,我會選擇一邊打工一邊繼續堅持。」石祥林顯得異常堅定。

據石祥林提供的李萍的「死亡記錄」中顯示:2月15日凌晨,李萍已處於腦死亡和呼吸衰竭狀態。2月15日3時55分,在家屬得知李萍病情可能隨時心跳停止死亡后要求放棄治療,李萍自動出院,對李萍停用呼吸機,用手動呼吸球囊維持通氣,平車送入江蘇省人民醫院的救護車中;停止機械通氣后,于當日5時整,李萍心跳停止,宣布臨床死亡,開始行器官捐獻。

於是,石祥林便去醫院向楊素勛詢問母親器官捐獻的相關情況。楊素勛通過微信向石祥林轉來4張照片,包括石祥林父親、妹妹在醫院簽字的照片,以及轉賬記錄和「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登記表」。

原標題:安徽「器官假捐」調查:事發后欲花46萬封口,涉及京津寧蚌四地5家醫院

對於當時獲得的「20萬元補助金」,石祥林告訴記者,楊素勛向他出示的轉賬照片顯示,2018年2月16日,一名叫「黃超陽」的匯款人,通過銀行轉給了一直在料理他們家人住院期間相關事務的堂哥,後來全數花費在了一家人的住院治療上。雖然因為母親的事,堂哥和他曾經大打出手,但是石祥林對堂哥仍然十分信任。

只有說到和母親相關的事,石祥林說話才變得順暢起來

同時,記者在安徽省衛健委官網於2019年1月28日發佈的《2018年第四季度省級衛生健康委行政處罰情況》文件中發現,楊素勛因違規轉介潛在器官捐獻人案吊銷醫師執業證書。同時,記者還發現,在同一份處罰文件中,一名名為王海良的人員因違規開展人體器官捐獻與獲取,被吊銷醫師執業證書。

至今為止,他因為母親的事所花費的費用,以及日常生活及租房等開支,全部來自楊素勛給他的46萬元,截至目前還剩餘約十余萬。但這並不能支撐他們以後的生活,因為光兒子的康復費用,就需要花費約80萬。

「因為我母親的病例和死亡鑒定書都是楊素勛開具,我現在對器官捐贈時我母親是否真的已經完全無法挽救高度懷疑。同時,器官捐獻在江蘇省人民醫院的救護車中進行,為什麼最後被抓的是南京另一家醫院的5名醫護人員,我一直想不通。懷遠縣人民醫院涉及到此事的只有楊素勛一人,他一個人是怎麼進行的這一系列運作?」

據石祥林提供的懷遠縣公安司法鑒定中心的《法醫學屍體檢驗鑒定書》顯示, 打開李萍腹腔后,「肝臟缺如,殘端縫合;雙側腎臟缺如,殘端縫合」。

15日,一場離奇的器官「假捐獻」案件,讓安徽蚌埠懷遠縣這座皖北小城陷入了輿論的風口浪尖。2018年2月11日,53歲的李萍重傷入院,家屬在被告知其腦死亡後放棄治療,並在一份器官捐獻登記表上籤了名;被宣布臨床死亡后,肝腎器官被摘除,家屬獲得20萬「補助金」,但她的兒子石祥林卻發現「捐獻」有假。

被石祥林發現蹊蹺的器官捐獻登記表

為了討要說法,石祥林為此奔波了近一年半的時間,這究竟是怎樣的一起離奇案件呢,8月15日,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趕赴事發地安徽蚌埠懷遠縣,獨家對話了當事人石祥林。

「這時候楊素勛竟然通過中間人,說要給我46萬元封口費,那時我就篤定這事一定有蹊蹺。」石祥林說,當時楊素勛的妻子拿了一大包現金找到他,為了更好的留下證據,他收下了楊素勛給他的46萬元現金,並於當天向調查組反映了這一情況,但是調查組並沒有收回這46萬元,錢便一直留在了石祥林手中。

石祥林身高不高,顯得有些瘦弱,鬍子已經幾天沒有刮過,顯得有些憔悴。他並不健談,甚至應該說是話很少,接受記者採訪時,一直說自己學歷不高,小學還沒畢業,不怎麼會表達,一直在不停地抽煙來緩解緊張。但是一說到和母親相關的事,他就似乎有很多話要說,說話變得順暢自如起來。

據澎湃新聞報道,今年5月,懷遠縣公安局以涉嫌侮辱屍體罪,對6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對於這一罪名,石祥林也表示了異議,他認為,涉案人員不僅在摘取器官的過程中「侮辱屍體」,還涉嫌組織販賣人體器官罪。

同時屍檢鑒定書還記載了李萍「捐獻器官獲取見證記錄」,上面顯示,器官獲取5天後的2018年2月20日,北京解放軍302醫院對李萍的肝臟進行了肝臟移植病理檢查;4天後的2018年2月24日,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對李萍的雙側腎臟進行了病理檢查。

石祥林又專門去北京找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了解情況,也被告知,並沒有查到母親李萍的捐獻記錄。同時告訴他,如果按照正常渠道捐獻的話,系統里是能查到的。據石祥林提供的「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一份書面材料顯示,石祥林母親李萍的器官捐獻,紅十字會人員沒有參与,且未通過正常渠道進行。

「因為我母親的病例和死亡鑒定書都是楊素勛開具,我現在對器官捐贈時我母親是否真的已經完全無法挽救高度懷疑。同時,器官捐獻是在江蘇省人民醫院的救護車中進行,為什麼最後被抓的是南京另一家醫院的5名醫護人員,我一直想不通。懷遠縣人民醫院涉及到此事的只有楊素勛一人,他一個人是怎麼進行的這一系列運作?」石祥林向記者表達了一系列困擾他許久的疑問。

在救護車中進行「捐獻」,幾天後肝腎分別在北京天津進行了病理檢查

而石祥林卻告訴記者,關於母親李萍「捐獻」器官一事,他剛開始並不知情。「在我母親宣布死亡近兩個月之後,我到懷遠縣公安局作傷情鑒定時,工作人員問及我母親捐贈器官的事,我瞬間就愣住了。」石祥林說,這時他才知道還有母親捐贈器官這件事。隨即他向父親和妹妹詢問情況。

石祥林告訴記者,得到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的答覆后,他就去找當地相關部門反應情況,後來相關部門到懷遠縣人民醫院進行調查。

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對石祥林反映情況的報告

「我一直想不通,他楊素勛一個人是怎麼進行的這一系列運作?」

15日下午,記者趕到石祥林位於懷遠縣河溜鎮楊湖村的家中,石祥林家的房屋屬於典型的皖北農村的建築風格,和村子里大多數人家一樣,是一座三層小樓,但是稍顯破舊。記者上前敲門卻發現家中大門緊閉,門鎖已經有了銹跡。透過門縫可以看到,院子里有些凌亂,已經長了些許雜草。

據石祥林的大伯母介紹,石家在楊湖村屬於大家族,石祥林父親兄弟姐妹9人,石祥林父親排名第二。石祥林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妹妹,同時有一兒一女兩個孩子,平時石祥林一家四口和父母生活在一起。自從去年2月份石祥林家出事後,石祥林一家人就沒再回來過,他們也無法取得聯繫。同時她告訴記者,最近幾天已經有好幾撥人前來打聽詢問石祥林一家人的情況。

「通過中間人說要給我46萬元封口費,那時我就篤定這事一定有蹊蹺」

而且,據石祥林介紹,器官捐獻居然是在江蘇省人民醫院的救護車中進行的。

幾經輾轉,記者聯繫到了石祥林本人。他現在已經長期租住在懷遠縣城生活。

「我妹妹告訴我,楊素勛醫師當時跟她說,我母親不行了,已經腦死亡了,就算搶救過來也是癱瘓在床,捐獻器官的話,可以為我們申請最高標準的國家補助20萬元。」石祥林說,她妹妹告訴他,在器官摘取的前一天,父親和妹妹在楊素勛提供的一張「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登記表」上籤了名。而楊素勛是懷遠縣人民醫院ICU主任,李萍的「死亡記錄」和病例均由他開具。

被砍傷后的石祥林等人被送往懷遠縣人民醫院救治,石祥林頭部、腹部均受重傷,他妻子輕傷,他6歲的兒子頭部重傷。而傷情嚴重的李萍,被送進了懷遠縣人民醫院的重症醫學科(ICU)。

一位名叫黃超陽的人通過銀行轉賬給了20萬「補助金」

石祥林告訴記者,從他懷疑母親「捐獻」器官一事有問題之後,就一直在北京、合肥等地來回跑,幾乎沒有工作過。同時由於7歲的兒子受傷較為嚴重,左半身肢體障礙,需要一直有人照顧,還有一個5歲的女兒需要看護,妻子也一直沒有工作。由於妻子和兒子回到家之後有陰影,害怕不敢睡覺,他們從去年開始就一直在外租房住。而年僅七旬的父親,由於接受不了小孫子的病症,一直在外地靠撿破爛為生。自己的妹妹在事情發生后,也一直在外地打工。

石祥林接受記者採訪石祥林告訴記者,2018年2月10日晚上,他責怪暫住在姑姑家裡的哥哥在外面惹事,兩人在電話中發生爭吵,哥哥曾在爭吵中說要把石祥林一家人砍死。但石祥林並沒有當真,因為兩人關係還算融洽,哥哥雖然有些精神不正常,但並沒有表現出嚴重的暴力傾向。沒想到,第二天凌晨,哥哥持一把斧頭,將母親李萍和石祥林一家三口砍傷。經鑒定石祥林哥哥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案發時其處於發病期,但具有限定刑事責任能力,被以故意殺人罪判刑十四年八個月。

石祥林告訴記者,2019年4月,中央掃黑除惡第14督導組進駐蚌埠市督導工作。他得到消息后帶着材料,去蚌埠找到督導組工作人員,反映了相關情況。幾天後,警方對此事正式立案偵查,抓了包括懷遠縣人民醫院ICU主任楊素勛和南京一家醫院(非江蘇省人民醫院)的五名醫護人員。

今日关键词:两枚火箭相继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