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维拉看着电视转播镜头中昔日的队友们走上了职业足坛-产业资讯
点击关闭

阿维拉球队-阿维拉看着电视转播镜头中昔日的队友们走上了职业足坛-产业资讯

  • 时间:

特朗普访印

1994年2月6日,奇米-阿維拉出生於阿根廷羅薩里奧西北部的一戶貧民家中,一共擁有6個兄弟姐妹。他的母親是一位清潔工,父親則靠做泥瓦活養家糊口。之所以叫他「奇米(Chimy)」,是因為父親希望兒子能夠像Chimichurri(起源於烏拉圭、阿根廷的一種醬汁,由歐芹、蒜末、橄欖油、牛至葉和紅葡萄酒釀造而成)一樣勁爆,事實也的確如此。

功夫不負有心人,16歲那年,阿維拉被當地的第三級別球隊聯邦射擊(Tiro Federal)相中。但在夢想面前,阿維拉猶豫了,因為這份職業合同的工資只有區區每個月300比索,按照當年的匯率換算,還不到45英鎊。這意味着如果他想要繼續踢球,家中的負擔就會更重一分。但在親人的鼓勵下,阿維拉硬着頭皮堅持了下去,他選擇了一邊踢球一邊打工的追夢之路。

阿維拉和他的寶貝女兒們在阿維拉最走投無路的時候,他的經紀人阿里爾-加拉爾薩(Ariel Galarza)和巴拉圭球員內斯托-奧蒂戈薩(Néstor Ortigoza)向他伸出了援手,為艾露妮支付了住院治療的費用,並鼓勵阿維拉重回足球場。

最終在經紀人的幫助之下,阿維拉接過了阿根廷豪門聖洛倫索向其拋來的橄欖枝。但是職業足壇是殘酷的,阿維拉在效力聖洛倫索的兩年多時間里僅僅代表球隊出戰了28場比賽,打入2粒進球。

「在我們那裡,有許多小球員早早便半途而廢,有的人是因為家境貧寒,有的是因為父母的反對,還有的人最後無家可歸,不得不走上販毒或是偷盜搶劫的歪門邪道。我在老家有很多老相識都已經被警察依法處決了,還有的至今仍被關在監獄裏面,他們只是無路可走罷了。」阿維拉說道。

西班牙當地時間1月29日,因傷賽季報銷的奧薩蘇納前鋒奇米-阿維拉在社交媒體上發佈了一段視頻,配文為「我的戰友」。主人公是一位曾經接受過他幫助的患病小球員馬克,小朋友面對鏡頭向阿維拉說道:「我想把自己所有的愛,所有的活力和正能量都傳遞給你,這樣你就能儘快從傷病中康復了。加油奇米,我們一定可以戰勝傷病的,愛你!」兩天之後,阿維拉在納瓦拉大學醫院成功接受了左膝前十字韌帶修復手術,一切順利。

2月13日訊 注:本文原創作者為微博@180是個夢,首發於。如需轉載、引用請徵得本人同意

一年以後,阿維拉的寶貝女兒艾露妮(Eluney)出生了。不幸的是,命運又給了這個只有20歲的男人當頭一棒。艾露妮在出生不久后便感染上了十分嚴重的流感,不得不住院接受治療,甚至一度心臟驟停,瀕臨夭折。與此同時,高昂的醫療費壓在了阿維拉的身上。多年以後他在接受採訪時回憶道:「我白天要去工地上班,晚上無論颳風下雨,我都會騎30公里單車去醫院看老婆和女兒。我不捨得坐公交,就把省下來的錢給妻子買上一杯咖啡。她太辛苦了,每天要從早上7點在病床旁陪護到晚上11點。」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本賽季,重回西甲的奧薩蘇納與聖洛倫索達成協議,以270萬歐元附加最高160萬歐元浮動費用的價格得到了阿維拉,他也順理成章地接過了納瓦拉球隊的9號戰袍。

愛你所愛,無問西東「在我糟糕的生活環境里,犯罪、沉淪是最簡單的選擇。那樣可能會賺得盆滿缽滿,但我的良心過意不去。」在女兒康復出院之後,這個21歲的大男孩選擇了重返綠茵場,他逐漸恢復了艱苦的訓練。通過自己的不懈努力,阿維拉爭取到了前往美國大聯盟西雅圖海灣人試訓的機會,可是突如其來的傷病再一次阻礙了他前進的步伐。腳踝重傷,足足縫了14針。

賽季揭幕戰,大奧客赴萊加內斯,比賽的第83分鐘,阿維拉罰球弧外接球,原地發力抬腳怒射,勢大力沉、高速下墜的皮球劃過門將奎利亞爾的十指關,鑽進網窩。力保球隊1-0戰勝黃瓜軍團,取得開門紅。隨後奧薩蘇納坐鎮薩達爾球場先後迎戰過巴薩、皇家貝蒂斯、比利亞雷亞爾和瓦倫西亞等一眾強敵,球隊保持了新賽季主場連續六輪不敗的傲人成績。

就像阿維拉自己所言:「在足球的世界里,大家不會在乎你的起點,更重要的是終點。等我歸來之時,我會比以往時候都更加強大! 」

初入足壇,聯邦射擊時期的阿維拉當隊友們開着轎車去參加訓練時,阿維拉卻為了省下坐公交車的錢補貼家用,每天騎着爺爺送給弟弟的馬前往訓練場,只為能夠讓媽媽多做兩道飯菜。日復一日,年復一年。2011年,阿維拉還曾短暫試訓老鄉波切蒂諾執掌的西班牙人,儘管因為手續問題無疾而終,但一切都看似有條不紊。

儘管球隊無奈降級,阿維拉在整個賽季依然收穫了10粒聯賽進球:迎戰埃瓦爾的拉弓射箭,主場鏟射絕殺塞維利亞,客戰黃色潛水艇的凌空側身抽射……一顆顆嘆為觀止的進球,讓這個來自羅薩里奧的小夥子名揚伊比利亞半島。

逐夢伊比利亞,為韋斯卡創造歷史2017年夏天,阿維拉憑藉昔日聖洛倫索隊友萊奧-弗朗哥的舉薦,租借加盟西乙球隊韋斯卡,效力于魯比(上賽季西班牙人主帥)麾下。誰也沒有想到,這位名不見經傳的阿根廷前鋒很快便成為這個只有5多萬人口阿拉貢小鎮的「指揮官」。

「當我們成功升級的時候,看着小朋友和老球迷們相擁而泣的場景,我深受感動。整個城市都在呼喊着我的名字,希望我留在這裏。我的女兒本想讓我回到阿根廷踢球,但當艾露妮目睹到這感人的一幕時,她改變了主意。我為韋斯卡的球迷們作出了留隊承諾,即使拿不到一分錢,我也要在這兒再待一年。」這便是有血有肉的阿維拉,重情重義的大男孩兒。

一邊是夢想,一邊是現實然而,在18歲的那年,命運向阿維拉開了個玩笑。聯邦射擊俱樂部失竊,許多訓練裝備和球隊設施被盜,這頂帽子陰差陽錯地扣在了阿維拉的頭上。他遭到了警察的逮捕,同時被俱樂部單方面撕毀了合同。更糟的是,俱樂部還因此開除了阿維拉的兩個弟弟,本就窮困潦倒的一家雪上加霜。

現如今,一切又趨於平靜。阿維拉在潘普洛納的家中進行着術后恢復訓練,守護在電視機前為奧薩蘇納的兄弟們加油鼓勁。

阿維拉從小便與足球結緣,3歲那年,父親送給他一顆皮球作為禮物。要知道,對於那個時候的阿維拉一家,這並非易事。小奇米如獲至寶,愛不釋手,此後的日子里他抓住每一次機會去練習踢球。擺在他們那裡孩子面前的只有三條路:踢球、學習或者違法犯罪。阿維拉一度因為金錢的誘惑與第三條路越走越近,不過好在他幡然醒悟,選擇了馳騁在綠茵場上。

即使幾個月後法庭宣布因證據不足,奇米-阿維拉無罪釋放,但聯邦射擊還是拒絕履行此前的合同,不給予他任何補償。在那之後,迫於生計,阿維拉只好暫時放棄了足球生涯。他像父親一樣,成為了一名建築工人,每天的工作除了舉起數十斤的鎚子砸牆之外,就是駕駛拖拉機。

奇米-阿維拉的故事,才剛剛開始(編輯:姚凡)

筆者有幸觀賞了第18輪奧薩蘇納主場3-4輸給巴斯克兄弟皇家社會的聯賽較量,是役阿維拉將個人能力展現得淋漓盡致。在先丟三球的情況下,阿維拉先是抓住對方後防線的失誤,禁區內扣球內切低射得手。之後球隊面臨著少打一人的場面,阿維拉挺身而出,如入無人之境,挑球過掉皇家社會兩名中衛後頭球攻門,皮球越過門將應聲入網,可謂暴力美學的典範。儘管遺憾落敗,但是永不言棄的阿維拉還是得到了所有球迷的擁護,賽后「Chimy,Chimy」的歌聲此起彼伏,阿維拉也脫下了球衣送給場邊球迷表示感謝,儼然成為了這座魔鬼主場新的「主人」。

轉戰奧薩蘇納,「奇米」之歌唱響薩達爾球場

同時阿維拉也憑藉著自己驚艷的發揮,贏得了也得到了來自巴薩、馬競和塞維利亞等隊的關注,甚至願意直接為其支付2500萬違約金。巴薩方面考慮到蘇亞雷斯的傷病問題,希望阿維拉能夠接過烏拉圭鋒霸的射門靴。馬競則同樣期待得到這位充滿鬥志的戰士以加強進攻,鐵帥西蒙尼曾在與奧薩蘇納的賽后直言其對阿維拉的欣賞和讚美。

奧薩蘇納的頂樑柱在受傷之前,阿維拉在20輪聯賽中已經轟入9粒進球,西甲射手榜上僅次於梅西、本澤馬和蘇亞雷斯三人。這位個頭不高的前鋒甚至在頭球爭頂統計和犯規榜上也名列前茅,拼搶積極性可見一斑。根據德國轉會市場的統計,僅僅半個賽季過去,他的身價已經從500萬歐元飆升至1500萬歐元。

18/19賽季的西甲第二輪,韋斯卡做客聖馬梅斯球場挑戰畢爾巴鄂競技,阿維拉在大禁區線外接到隊友傳球,腳尖一挑,順勢半轉身凌空爆射,足球如出膛炮彈般直掛球門死角。阿維拉第一次在舉世矚目的西甲賽場使出他標誌性的「指揮官「慶祝動作——右手食指中指滑過頭頂,指向看台,猶如君臨城下,霸氣側漏!驚得西班牙解說員連喊三句」Madre Mía(我的媽呀)」。

一天晚上,阿維拉看着電視轉播鏡頭中昔日的隊友們走上了職業足壇,心裏五味雜陳,眼淚不自覺地順着臉頰流了下來。妻子坐在一旁鼓勵他說:「一切都在造物主的掌握之中,他會讓足球回到你身邊。」

為韋斯卡取得進球,向場下觀眾致意

重返足壇,加入聖洛倫索「我欠聖洛倫索太多了,因為是他們給予了我重新走上職業足壇的機會,我會永遠銘記於心。」沒有得到足夠重視的阿維拉下定決心,要出來闖蕩一番。

擺在面前的只有三條路:踢球、學習和犯罪

提起奇米-阿維拉,他的故事說來話長。

沒用幾場比賽,鬥志昂揚,激情四射的阿維拉便坐穩了主力位置。身高只有1.72米的他體重達到了82公斤,他在比賽中也會主動尋找對抗,利用自己出色的身體素質創造機會,「奇米」的吶喊聲無數次響徹阿爾科拉斯球場。在賽季第35輪主場迎戰巴薩B隊的較量中,阿維拉一傳一射,以一己之力幫助球隊2-1取勝,一掃此前長達兩個月、八輪比賽不勝的頹勢,為韋斯卡打了一股強心劑。阿維拉在新聞發佈會上毫不掩飾自己對於升級的渴望,「做夢又不花錢,我希望幫助球隊殺入西甲。」他也把自己的豪情壯志付諸於行動,絕不放棄每一次爭奪球權的機會,不知疲倦似的全場飛奔,兇狠果敢的放鏟,使他逐漸成為了對手後防線的噩夢。之後的比賽中韋斯卡一股作氣,最終以西乙亞軍的戰績歷史性地沖入西甲賽場。

今日关键词:华为发布会